个人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信息公开目录>工作动态>基层动态

探索创新检察与社区矫正联合执法工作机制

2019-11-18 17:39
来源: 黄埔区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社区矫正是刑罚执行活动,是刑事诉讼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接受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人民检察院对社区矫正工作开展法律监督,有利于保证社区矫正工作依法、公正进行,维护社区矫正对象的合法权益,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

《社区矫正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指导管理、组织实施社区矫正工作;包括进行监督管理和教育帮扶等。执法活动贯穿各个环节,人民检察院对社区矫正各执法环节依法实行法律监督;发现社区矫正执法活动违反法律和《实施办法》等规定的,可以区别情况提出口头纠正意见或制发检察建议书、检察意见书、纠正违法通知书。

自2015年7月底,原黄埔区和原萝岗区司法局合并成立新的黄埔区司法局以来,黄埔区局从促进社区矫正工作健康发展、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非监禁刑罚执行制度的大局出发,充分认识检察监督对社区矫正工作的重要意义,主动接受黄埔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区检察院)对社区矫正工作的法律监督,积极探索创新检察与社区矫正联合执法工作机制,并取得一定成效:

一、贯彻落实日常监督机制

(一)建立联席会议等常态工作机制。黄埔区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由区司法局分管社区矫正工作的局领导担任,办公室成员包括区法院刑庭庭长、区检察院刑事执行科检察官、区公安分局人口大队警官、区司法局社区矫正执法科科长,领导小组办公室定期召开会议,通报社区矫正工作,共同研究解决遇到的难题。此外,区检察院派检察官参与社区矫正对象的入矫宣告,也是常态工作之一。

(二)按规定向区检察院抄送有关执法文书,并及时告知、通报相关情况。区司法局作出的批准社区矫正对象变更居住地的法律文书;撤销缓刑、假释,收监执行、减刑的建议书及解除社区矫正通知书等,及时抄送区检察院。对于人民法院禁止令确定需经批准才能进入的特定区域或者场所,社区矫正对象确需进入的,区司法局批准后,及时告知人民检察院。社区矫正对象在社区矫正期间死亡的,及时通报人民检察院。区检察院协助区司法局定期将暂予监外执行罪犯每三个月提交的病情复查材料提交市检察院,由法医对罪犯病情作出评估意见。

(三)为人民检察院开展社区矫正法律监督工作提供便利、创造条件。区司法局定期通报社区矫正工作情况,每半年邀请区检察院开展社区矫正联合执法检查;建立健全社区矫正对象检查制度,每月定期向区检察院提供本辖区社区矫正对象的人数和名单,不定期配合提取社区矫正对象信息;配合区检察院建立检察官与社区矫正对象谈话制度,仅2019年共配合开展谈话34人次;支持检察官直接向社区矫正对象调查了解社区矫正执行情况,共配合开展调查12次,听取和妥善处理他们反映的问题,维护其合法权益。

(四)高度重视,认真处理检察建议书。区检察院向区司法局提出口头纠正意见或制发“三书”的,区司法局组织各司法所及时自查,认真纠正、整改,并将有关情况告知区检察院。

二、探索创新联合执法机制

(一)“护航式”联合执法

人民检察院对社区矫正各执法环节依法实行法律监督。这里所指的监督并不单指司法行政机构,更包括参与社区矫正不同执法环节的不同单位。对于法院、公安机关等社区矫正执法行为,人民检察院同样依法依职权实行法律监督。例如曾有一外地法院未按规定时间通知社区矫正对象报到,未按期送达法律文书,经区司法局反映后,区检察院主动作为,发函到当地法院要求予以纠正。再如,区检察院积极参与联席会议,对区司法局解决疑难问题的方式,多次表示认可。区检察院的支持与肯定,大大加强了区司法局对社区矫正执法的信心与决心。

(二)“合力式”联合执法

自2016年以来区司法局共对14名在缓刑考验期间违反管理规定的社区矫正对象提请撤销缓刑收监执行。区检察院与区司法局对其中4宗进行联合执法工作。以覃某跃被撤销缓刑收监执行一案为例,区司法局与区检察院的联合执法贯穿全过程:一是在监督管理过程联合查证覃某跃多次擅自离开居住地。由于受执法手段的限制,区司法局对社区矫正对象违规行为难以进行调查认定。该案中,区检察院运用技术手段拆穿了覃某跃的谎言,向区司法局提供了覃某跃多次违规的证据;二是在收监执行过程中联合协调争取原判法院支持。这一撤缓收监案例是两家单位联合执法的典型成功案例。

(三)“扩展式”联合执法

区司法局与区检察院积极探索多领域、多渠道合作模式,努力扩展联合执法外延,贯穿执法活动各个环节。区司法局瞄准“黄埔检察”微信公众号的法律资源(包括转载原创法律宣传文章、法律微课程等),携手区检察院利用“身边事”对社区矫正对象开展法制宣传教育,提升代入感,提高学习兴趣,加深学习印象。在维护社区矫正对象合法权益方面,配合区检察院开展公益诉讼前期准备工作,为已届退休年龄的社区矫正对象争取养老保险保障。

三、联合执法经典案例

黄埔区社区矫正对象覃某跃在接受社区矫正期间,未经批准擅自离开居住地达22次35天,黄埔区局根据区检察院的检察意见书向原判法院提起撤缓建议,最终覃某跃被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缓刑,收监执行。覃某跃因犯诈骗罪于2015年12月16日被泰兴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缓刑考验期2015年12月28日至2018年12月27日止。在缓刑考验期内由广西贵港市覃塘区司法局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后于2016年5月27日转入广州市黄埔区司法局继续执行。2017年8月,区司法局发现,覃某跃存在脱管的重大嫌疑,遂与区检察院展开联合执法,全面调查。在办理该案过程中,通过查阅案卷有关原始材料、找覃某跃谈话教育、问询相关证人、走访所辖司法所等方式,进一步夯实了覃某跃脱离监管的证据。覃某跃利用报到、教育学习和社区服务等管理的间隙时段违规不假外出情况比较隐蔽,例如2017年5月11日上午在司法所工作人员到其家中走访之后,其就不假外出。2017年8月24日,司法所工作人员发现,覃某跃在2017年5月有两次未经请假私自外出的违规行为。根据《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等相关管理办法,区司法局给予其扣分、警告处理,并将其的矫正类别由普通管理调整为重点管理,对其严加管控。2017年8月25日,司法所为社区矫正对象覃某跃佩戴电子手环进行电子监控,并且组织该所在册管理的社区矫正对象进行了警示教育,责令覃某跃作深刻检讨。覃某跃对区司法局工作人员只承认2017年5月6日、11日两次违规外出行为,隐瞒了其余多次的违规行为。后经区检察院查明,覃某跃在接受社区矫正期间另有多次违反社区矫正监督管理规定的行为。2017年9月11日区司法局收到区检察院发来的《收监执行检察意见书》,提出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底,社区矫正对象覃某跃未经批准,6次擅自离开广州市,返回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覃塘区,共计20余天。2017年4月至2017年7月期间,未经批准,16次擅自离开广州市,前往广东省内佛山、清远、江门和贺州等地。共累计达22次之多。区检察院提供了覃某跃离开广州的手机通话记录清单及其妻子马某燕的询问笔录等证据。2017年9月25日,黄埔区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和《社区矫正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第(五)项之规定,向原判法院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提请对社区矫正对象覃某跃撤销缓刑。由于覃某跃收监一案是跨省异地收监执行检察监督,原判法院泰兴市法院和社区矫正执行地法律监督机关黄埔区检察院以及区司法局在法律法规的理解和适用上产生分歧,致使该案陷入僵局。区司法局除了按程序把案件上报市司法局以外,2018年3月,区检察院将该案层报广州市检察院和广东省检察院,广东省检察院随即商请江苏省检察院启动检察监督程序,江苏省检察院遂派员与泰兴市法院沟通协调。为推动该案的有效办理,2018年11月1日,省检察院派员与区检察院检察官、区司法局工作人员远赴江苏,与江苏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一起到江苏省泰兴市法院协商。在两省三级检察院的推动下,泰兴市法院决定另组合议庭并召开听证会审理该案。2018年7月24日,区司法局参照省检察院《关于协助监督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撤销社区矫正对象覃某跃缓刑的函》中对覃某跃多次擅自离开居住地部分的描述,再次向江苏省泰兴市人民法院提出撤缓建议。2018年11月14日,黄埔区局收到泰兴市人民法院《出庭通知书》,2018年11月16日上午九佛司法所一名干部代表黄埔区局作为覃某跃案件的执行机关和区检察院检察官一起出庭。2018年11月27日,泰兴市法院裁定,覃某跃被撤销缓刑,收监执行。至此,从提出区司法局与区检察院开始联合执法到原判法院裁定,历时一年多,最终撤销覃某跃缓刑、收监立即执行。本案的成功办理,既离不开区司法局和区检察院一年三个月以来的不懈努力,也离不开广州市司法局,省市检察院和江苏省检察部门的大力支持!正是在两地司法行政机关和检察机关的共同努力下,才成功破解了异地社区矫正联合执法和检察监督的难题。

在上述案件的办理中,区司法局与区检察院的联合执法贯穿始终,是创新联合执法模式成功经验的体现。

(黄埔区司法局社区矫正执法科 陈介升 郑惠莹)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