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栏目 > 公证动态

独居老人怀揣意定监护公证书: “我指定社区做我的监护人”

2019-05-22 11:51
来源: 广州市司法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稿件来源:四川法治报

2019年春天,成都日渐转暖,82岁的贾奶奶带着一张意定监护公证书住进了养老院,帮助贾奶奶安顿进养老院的是她的监护人驷马桥街道红花社区居委会。“老了腿脚不好,以前在家总有很多不便,现在社区和养老院都在照顾我,生活安逸多了。”晒着太阳的贾奶奶笑呵呵地说。

老有所依、老有所养,是众多老人希冀的晚年生活。但膝下无儿无女或是亲人不在身边的老人,如何才能过上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呢?2017年,中国公证协会启动了“综合性公证养老”法律服务机制试点工作,指定成都市作为首批试点城市。

首批试点公证机构四川省律政公证处主任李勇介绍,“综合性公证养老”是指公证机构提供综合性、个性化的养老服务保障方案,为贫困、高龄、空巢、失能等特殊困难老年人提供公证法律服务保障和援助。试点中,公证机构以“家事法律顾问”方式,根据老年人个性化需求,低成本、一站式解决养老、再婚、监护、财产传承、公益行为、纠纷调解等常见问题,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文书起草、抵押、信托、遗嘱、继承、提存、保管、代办等各项公证法律服务,使老龄群体安心养老、体面养老、智慧养老、幸福养老。“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真的有用?看看这几名当事人怎么说。

“看到他们就跟看到亲人一样”

贾奶奶是成都市驷马桥街道红花社区的居民,长期独自生活,肢体三级残疾,行动不便。1955年,贾奶奶结婚,婚后与丈夫生育了一个女儿,一家人过着幸福的小日子。但不幸却找上了这个小家庭。1969年,贾奶奶的丈夫因公死亡。1987年,贾奶奶的女儿也因病去世了。虽然贾奶奶女儿有一个儿子,但孩子跟着父亲生活,贾奶奶与孙子早已断了联系。

丧偶后,贾奶奶认识了黄爷爷,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直到2018年9月黄爷爷去世。黄爷爷有4个子女,贾奶奶说:“我没有和他的子女共同生活过,也从未对这4个孩子尽过抚养教育义务,所以我也从没想过要他们来赡养我。”

黄爷爷去世后,贾奶奶的生活愈加不便,无奈之下,她找到了社区求助。“社区网格员每天都会到我们小区进行院落服务,过年过节也常常来探望我们,我看到他们就跟看到亲人一样。”贾奶奶说。

红花社区居委会姚主任得知贾奶奶的情况后,想起了常来社区进行公益法律服务的律政公证处公证员范丽琼。范丽琼详细了解情况后,建议社区可与贾奶奶签署意定监护协议并办理公证。

什么是意定监护?范丽琼介绍说,根据《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意定监护是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提前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由预先确定的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的监护制度。而意定监护公证,则是指公证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订立的意定监护协议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活动。

在多次与社区、贾奶奶沟通协调后,根据双方共同申请,律政公证处为贾奶奶办理了意定监护协议公证。社区和贾奶奶协商确定,由社区对贾奶奶财产进行保管管理,为了生活方便贾奶奶住进养老院,贾奶奶原有的房屋进行出租,以补贴养老院费用。社区将负责贾奶奶医疗救治、死亡丧葬等事务。

“希望由为我着想的人来做决定”

与贾奶奶有相似境遇的还有87岁的杨奶奶,不同的是,她选择了自己的弟弟和侄儿媳妇作为自己的监护人。

杨奶奶和丈夫一生都未生育过子女,而是收养了一个儿子。后来,老伴和养子相继去世,留在身边的只有一个孙女。杨奶奶说,前几年,她和孙女商量好了,将自己唯一的一套房产过户给孙女,以后自己的生老病死就全部由孙女负责。但让杨奶奶没想到的是,房子过户后,孙女的态度就变了。“她对我的态度一下就不好了,平时特别不耐烦,现在我还在跟她打官司,希望能要回我自己的房子。”杨奶奶说。

在杨奶奶最困难的时候,弟弟一家对她伸出了援手,给予她不少照顾。所以,杨奶奶希望让自己的弟弟和侄儿媳妇(杨奶奶弟弟的儿媳)作为自己的监护人。

谈到做意定监护公证的原因,杨奶奶说:“人老了病痛是难免的,我现在有高血压、冠心病。做这个公证,一方面,我担心以后身体出问题无人看管照料,另一方面,如果我丧失意识了,我希望能由真正为我着想的人来帮我做决定。”

最终,杨奶奶顺利办理了意定监护公证,解决了心中一直以来的担忧。公证书中约定,在杨奶奶出现昏迷、完全丧失表达及书写能力、判断能力衰退、智力下降等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形下,由有资质的鉴定机构鉴定且经法院裁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时,由其弟弟优先担任其监护人,在其弟弟不能担任监护人时,再由其侄儿媳担任监护人。

“公证机构具有天然中立优势”

有的老人把将来托付给了亲人,有的老人把将来托付给了社区,还有的人把将来托付给了公证处,舒奶奶就是其中之一。

舒奶奶也年过八旬了,老伴去世多年,儿子基本不照料她,女儿定居新西兰,想照顾也是鞭长莫及。舒奶奶有语言障碍,只能靠书写与人沟通,加之腿脚不便,要依靠轮椅行动,这些原因导致她在家生活很不方便,于是,舒奶奶萌生了出售自己名下房产,以卖房款为保障,长期居住养老院的想法。

经人介绍,舒奶奶联系到了成都市高新公证处。详细了解舒奶奶的家庭状况和诉求后,公证员为舒奶奶制定了个性化的“综合性公证养老”法律服务方案。首先,是办理遗嘱公证,确定舒奶奶的资产在任何情况下均按照其自身的意志进行流转分配;其次,全面协助办理舒奶奶资产的流转并变现,运用提存事务确保卖房资金安全并防范交易风险;再次,公证处在舒奶奶资金使用过程中介入监督,保护其合法权益;同时,通过意定监护协议确定舒奶奶的监护人;公证处还将作为遗嘱执行人分配遗产。

最终,舒奶奶办理了遗嘱、委托监护授权书、房屋出售委托书、声明书等公证。其间,舒奶奶明确表示,希望尽快将房产出售,并由公证处代为收取售房款,授权公证处核实自己生存和护理情况并代为支付自己将来的养老、医疗、生活等费用,死后资金若有剩余,作为遗嘱的标的,按照遗嘱执行。

在公证处的帮助下,舒奶奶的房屋很快顺利售出,房款全部支付到了公证处养老提存专户。此后,公证员时常前往养老院查看舒奶奶的生存状态,为舒奶奶支付养老院费用、医护费用等。“公证机构作为专门的证明机构,在亲属关系、财产归属、遗嘱、继承等家事法律关系方面具有天然的中立优势。‘综合性公证养老’服务模式,符合老年人对美好、安定老年生活的向往和对自身权益保障的需要。相信随着试点工作的全面展开和服务内容的不断深入延伸,在成都,‘综合性公证养老’一定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公证机构一定会成为众多老年人幸福养老的可靠助手和老年人财富的忠实守护者。”成都市高新公证处主任伍俊杰对记者说。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兰楠  实习生 廖文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